向日葵安卓app18岁

..co,最快更新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!

傅瑾城点头,“好,忙吧,我也不打扰了。”

高韵锦点头,“再见。”

再看了他一眼,她就头也不回的和同事们离开了。

傅瑾城看着她的背影,半响没回头,傅骁城也结了账了,“她们都走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哥。该不会又对她起了心思吧?”

他看傅瑾城好像很积极的跟高韵锦说话,傅骁城有些好奇。

虽然他现在有点不满高韵锦,但他不得不承认,高韵锦确实长得很漂亮,身材也非常好。

虽然林以熏也非常漂亮,身材也非常好。

可单单从外貌和身材这点上,他甚至可以很公平的说一句:林以熏不如高韵锦。

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,非常容易被漂亮女人吸引,如果这次再相见,傅瑾城又被高韵锦吸引,其实也是正常的。

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

不过——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就好。”

傅瑾城笑了下,“怕我对不起以熏?”

“不是啊,对不起谁关我什么事啊?”

再说,他和林以熏都没见过几次,相对的来说,他和林以熏之间,还不如他和高韵锦熟呢。

傅瑾城实在有些好,“那为什么对她态度差了这么多?”

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之前他对高韵锦印象还挺好的。

他之前和别的女人分手,也没见他对那女人态度变化如此之大,难不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高韵锦惹到他了?

傅骁城撇唇,“那是因为她之前没跟薛永楼在一起。”

傅瑾城笑容骤收,猛然顿住脚步,“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——”

傅骁城他的反应,才反应过来,“不知道?”

傅骁城所说的,在傅瑾城看来,基本上就是天荒夜谈,“他们都不认识,怎么肯能会在一起?”

他们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,怎么可能会有交集?

傅骁城皱眉,“是真的,我见到过,而且不止一次,而且石旗也看到了,总不能是我们都看错了吧?”

傅瑾城愣住了,“说的是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傅骁城撇唇,“需要我举手发誓吗?如果没有的事,我为什么要捏造给听?我没这么闲,也没病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傅瑾城还是不敢相信,高韵锦认识了薛永楼,是他怎么都不敢去想的事。

“是真的……”

傅骁城小声的说。

傅瑾城想了下,然后冷静了下,瞥了傅骁城一眼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这……很久了啊,好像……好像是去年……不,是前年夏天的事了吧。”

傅瑾城脸色微变,“前年?怎么可能?在胡说什么?”

他认为,那两年高韵锦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张控之中,高韵锦要是那个时候就认识了薛永楼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傅骁城直接举手:“我发誓,我真的没有胡说!”

傅瑾城没说话,他眯起了眼眸,似乎在想什么,然后,脸色越来越冷,傅骁城看他脸色额这么难看,他吞了吞唾液,心里也有点怵。

半响,傅瑾城才冷冷的开口:“确定是前年夏天?真的没看错?”

傅瑾城好像很在意的样子,傅骁城不由认真想了想,最后还是点了头,“确定,就是前年夏天,我不可能看错。”

傅瑾城抿紧薄唇。

许久没说话。

看到这里,傅骁城顿时就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了,“难道前年夏天的时候,们还没分手?”

如果那个时候他们还没分手,那岂不是说明高韵锦一脚踏两船?

傅瑾城没回答,只是问:“为什么说她和薛永楼在一起了?”

过去一两年里,他和高韵锦基本上没怎么联系,高韵锦在做什么,认识了什么,他一概不知,她会认识薛永楼,想一想,好像也不是那么让人惊讶。

但是,他自认了解高韵锦。

两年前,他还来看过她,高韵锦表现也丝毫没有异样。

更何况,高韵锦心里是有他的,他相信,高韵锦不会在合约还没结束期间,就和别的男人乱来的。

那么,也很可能是傅骁城想太多了。

“我看到他们一起进的酒店啊,而且今年过年前,还看到他们一起到我们常去的滑雪场去滑雪呢。”

“酒店?”傅骁城的话,把傅瑾城的心里防线,压垮了些,他变了脸色,逼近傅骁城,“什么酒店?”

“就是林家的酒店,前年夏天在G市,我清楚的看到他们一起进去了酒店的,而且还很亲密。”

“G市?她前年夏天去了G市?”

““……对。”

傅骁城举起手来,“我敢发誓,要是不相信,可以叫人到酒店去查的。”

傅瑾城没有说话,脸色阴沉的站在原地,久久不语。

傅骁城也不敢说话。

他没想到傅瑾城都快要结婚了,对过去的事还这么重视。

不过,被人戴绿帽子,确实不好受。

这么一想,他倒是觉得可以理解了。

他想劝他不要太在意过去的事了,“哥,事情过去这么久了,还是算了吧?反正那么也结束……”

傅瑾城脸上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表情了,淡淡的说:“我没事,我先走了。”

“我送——”

“不用。”

说完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上了车后,他脸色阴沉得让人胆寒。

半响后,他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但拨出的电话,提示是空号……

傅瑾城这次,笑了出来,给了管家一个电话。

管家那边也很快就接了起来,“先生?”

“她走之前,有没有给留号码?”

“您是说高小姐吗?没有。”管家慢半拍,“不过,她出国之后给我打过电话回来,不过那个号码是美国的……”

现在高韵锦已经回国了,照理说,应该不会再用美国的号码才是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然后,他挂了电话,随即的,他又拨了个电话出去,“帮我查一件事。”挂了电话后,他回到事务所,忙了一下午后,那边就已经有了回复:“两年前的夏天,高韵锦确实在林氏的酒店里开了一个双人房,和她一同住进去的,还有薛永楼。视频我已经发到邮箱了。”